Category: News

空荡荡的教会长椅是美国公共卫生的一个危机

美国人正在迅速放弃教会。我们的思想和身体将付出代价。 威廉·格拉斯(William Glass)是圣公会牧师和神学家,精通五种语言,在市场营销方面拥有了不起的履历。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生而如此的故事。在格拉斯看来,教会救了他的命。 格拉斯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拖车公园的赤贫中长大。他的家人也许每年去一次教堂,但用他的话说,他的宗教背景是“南方酒鬼”。他的父亲要么缺席,要么虐待他。他没有亲密的朋友,上学也是一种煎熬。年方十几,他就开始用毒品和酒精来控制压力。 但后来,格拉斯访问了一个长老会的青年团体,以“打动一个女孩”。这并没有一夜之间改变一切:他继续过着艰难的生活,几近无家可归。但格拉斯也有教会中的朋友,他们在危机中照顾他,帮助他保持联系,并向他展示了另一种生活方式。 在格拉斯看来,教会首先为他提供了“社会和关系资本”,而这种资本在他破碎的社区中是很缺乏的。“我在教会中形成的纽带,”他说,“意味着当事情变糟时,除了下一件坏事,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格拉斯的案例可能是富有戏剧性的,但它表明了我们社会中的一个模式:人们经常去教会时,他们的社交和个人生活有了改善,有时甚至生命也得到了拯救。2019年,盖洛普报告说,只有36%的美国人对有组织的宗教有“很大的信心”,比1975年的68%低。研究报告的作者推测,这种趋势的部分原因是宗教机构和领导人臭名昭著的失德和犯罪。 伴随着对教会信心的下降,最近教会成员和出席人数都在急剧下降。巴纳集团发现,10年前(即2011年),43%的美国人说他们每周都去教堂。到2020年2月,这一比例是29%,下降了14个百分点。 但是,当美国人描述他们很少或从不去教堂的原因时,丑闻并不是最大的原因。相反,自认为是基督徒的人更有可能说他们以其他方式实践信仰(44%),或者说他们对主日聚会有一些不喜欢的地方(38%)。 无论是否涉及愤怒,基督徒不去教堂,最常见的原因似乎不是刻意的选择,而是习惯的替代。换句话说,很大一部分基督徒正选择独善其身,将他们的信仰转移到隐秘之处,如此私密,甚至连教会都被拒之门外。 很明显,这种趋势促使教会的出席率和成员人数下降。但是直到最近才显明的是,这也损害了那些已经停止参加聚会者的幸福。过去几十年来的大量研究表明,格拉斯的故事是一个更广泛现实的有力例证:参与宗教有力地促进了健康和幸福。 这意味着,美国人对有组织宗教的越来越不满,不仅仅是教会的坏消息;它还代表了一场公共健康危机。这场危机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但其影响在未来几年内可能会持续发酵。 当然,福音的重点不是降低你的血压,而是认识上帝、爱上帝,因为你被祂认识、为祂所爱。今生有可能实现的不完美的繁荣,来生则有完美的幸福和喜乐,我们必须区分这两者。 不幸的是,很难找到关于天堂生活的大型数据集。但是,我们可以研究幸福的部分种类,那些与此生有关的健康、幸福和完满的方面,以及宗教团体对它们的贡献。而这些对上帝来说也是有价值的。 那么,参加教会活动对公众健康有什么好处?考虑一下它对卫生保健从业人员潜在的影响。我(Tyler J. Vanderweele)的一些研究,利用护士健康研究的数据,研究了他们在超过十五年的时间里的行为。该研究跟踪了7万多名参与者。 那些说自己经常参与宗教聚会的医务工作者(考虑到美国的宗教构成,主要是在某种形式的基督教教会中进行),与那些从未参与过宗教聚会的人相比,他们抑郁的可能性低29%,离婚的可能性低50%,自杀的可能性低5倍。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发现是,16年的跟踪调查也发现,每周参与宗教聚会的卫生保健从业人员比从未参加聚会的人死亡的可能性低33%。这些影响的规模大到足以产生实际的差异,而不仅仅是统计上的差异。 在宗教中养育孩子也深刻地影响着他们一生的健康和幸福。我们发现,定期参加聚会有助于保护儿童免受青春期的三大危险:抑郁、药物滥用和过早的性活动。儿时参加教会的人也更有可能在成长过程中快乐、有宽容心、有使命感、有目标感,并成为志愿者。 我(Tyler)最近对卫生保健从业人员的一项研究表明,参加宗教聚会的人因“绝望死亡”——因自杀、吸毒过量或酗酒而死亡——的人数远远少于从不参加聚会的人。在这项研究中,女性死亡人数减少了68%,男性减少了33%。 … Continue reading…

Read More

空蕩蕩的教會長椅是美國公共衛生的一個危機

美國人正在迅速放棄教會。我們的思想和身體將付出代價。 威廉·格拉斯(William Glass)是聖公會牧師和神學家,精通五種語言,在市場營銷方面擁有了不起的履歷。然而,這並不是一個生而如此的故事。在格拉斯看來,教會救了他的命。 格拉斯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個拖車公園的赤貧中長大。他的家人也許每年去一次教堂,但用他的話說,他的宗教背景是“南方酒鬼”。他的父親要麼缺席,要麼虐待他。他沒有親密的朋友,上學也是一種煎熬。年方十幾,他就開始用毒品和酒精來控制壓力。 但後來,格拉斯訪問了一個長老會的青年團體,以“打動一個女孩”。這並沒有一夜之間改變一切:他繼續過着艱難的生活,幾近無家可歸。但格拉斯也有教會中的朋友,他們在危機中照顧他,幫助他保持聯繫,並向他展示了另一種生活方式。 在格拉斯看來,教會首先為他提供了“社會和關係資本”,而這種資本在他破碎的社區中是很缺乏的。“我在教會中形成的紐帶,”他說,“意味着當事情變糟時,除了下一件壞事,還有別的事情可以做。” 格拉斯的案例可能是富有戲劇性的,但它表明了我們社會中的一個模式:人們經常去教會時,他們的社交和個人生活有了改善,有時甚至生命也得到了拯救。2019年,蓋洛普報告說,只有36%的美國人對有組織的宗教有“很大的信心”,比1975年的68%低。研究報告的作者推測,這種趨勢的部分原因是宗教機構和領導人臭名昭著的失德和犯罪。 伴隨着對教會信心的下降,最近教會成員和出席人數都在急劇下降。巴納集團發現,10年前(即2011年),43%的美國人說他們每周都去教堂。到2020年2月,這一比例是29%,下降了14個百分點。 但是,當美國人描述他們很少或從不去教堂的原因時,醜聞並不是最大的原因。相反,自認為是基督徒的人更有可能說他們以其他方式實踐信仰(44%),或者說他們對主日聚會有一些不喜歡的地方(38%)。 無論是否涉及憤怒,基督徒不去教堂,最常見的原因似乎不是刻意的選擇,而是習慣的替代。換句話說,很大一部分基督徒正選擇獨善其身,將他們的信仰轉移到隱秘之處,如此私密,甚至連教會都被拒之門外。 很明顯,這種趨勢促使教會的出席率和成員人數下降。但是直到最近才顯明的是,這也損害了那些已經停止參加聚會者的幸福。過去幾十年來的大量研究表明,格拉斯的故事是一個更廣泛現實的有力例證:參與宗教有力地促進了健康和幸福。 這意味着,美國人對有組織宗教的越來越不滿,不僅僅是教會的壞消息;它還代表了一場公共健康危機。這場危機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視了,但其影響在未來幾年內可能會持續發酵。 當然,福音的重點不是降低你的血壓,而是認識上帝、愛上帝,因為你被祂認識、為祂所愛。今生有可能實現的不完美的繁榮,來生則有完美的幸福和喜樂,我們必須區分這兩者。 不幸的是,很難找到關於天堂生活的大型數據集。但是,我們可以研究幸福的部分種類,那些與此生有關的健康、幸福和完滿的方面,以及宗教團體對它們的貢獻。而這些對上帝來說也是有價值的。 那麼,參加教會活動對公眾健康有什麼好處?考慮一下它對衛生保健從業人員潛在的影響。我(Tyler J. Vanderweele)的一些研究,利用護士健康研究的數據,研究了他們在超過十五年的時間裡的行為。該研究跟蹤了7萬多名參與者。 那些說自己經常參與宗教聚會的醫務工作者(考慮到美國的宗教構成,主要是在某種形式的基督教教會中進行),與那些從未參與過宗教聚會的人相比,他們抑鬱的可能性低29%,離婚的可能性低50%,自殺的可能性低5倍。 也許最引人注目的發現是,16年的跟蹤調查也發現,每周參與宗教聚會的衛生保健從業人員比從未參加聚會的人死亡的可能性低33%。這些影響的規模大到足以產生實際的差異,而不僅僅是統計上的差異。 在宗教中養育孩子也深刻地影響着他們一生的健康和幸福。我們發現,定期參加聚會有助於保護兒童免受青春期的三大危險:抑鬱、藥物濫用和過早的性活動。兒時參加教會的人也更有可能在成長過程中快樂、有寬容心、有使命感、有目標感,並成為志願者。 我(Tyler)最近對衛生保健從業人員的一項研究表明,參加宗教聚會的人因“絕望死亡”——因自殺、吸毒過量或酗酒而死亡——的人數遠遠少於從不參加聚會的人。在這項研究中,女性死亡人數減少了68%,男性減少了33%。 … Continue reading…

Read More

解决名人教会问题,在于让教会仅仅是教会

我们需要重新发现无需我们帮助的敬拜。 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曾在一次采访中分享了他是如何开发新的单口相声材料的。像许多成熟的喜剧演员一样,他在小型喜剧俱乐部露面,带着可以讲5或10分钟的笑话上台,一次开发一两个,并将有效的东西拼接到他的下一次巡演或特别节目中。 洛克知道,观众对他就是克里斯·洛克这件事的反应,与他们对实际笑话的反应一样大。因此,当他进行这些非正式演出时,他尽可能不带任何个性地讲述笑话。他想相信它们“可以在幕后做到”,他说。他知道,如果 在这种场合下 能让人发笑,当他在舞台上全力表演这些笑话时,它们就会让人笑得前仰后合。 在制作CT的播客《马尔斯山教会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Mars Hill)时,我经常想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关于西雅图那间大型教会的故事,该教会在21世纪初崭露头角,在15个地方吸引了15000人,但是在创始人马克·德雷斯科(Mark Driscoll)于2014年辞职后关了门。在许多方面,马尔斯山教会是一个异类。在许多重要方面,它不是。 德雷斯科是一个独特的有天赋的沟通者、煽动者,但是名人牧师的现象现在在超大型教会中很普遍。马尔斯山教会在使用音乐和视频制作、技术和社交媒体方面进行了创新,但它所开创的东西已被广泛采用,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今天那些有影响力的教会。 建立马尔斯山教会的技术和名人工具在继续传播,它们在小聚会中的诱惑力不亚于在大聚会中的诱惑力。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个教训,即这些工具搭建的是一个脆弱的架构:在德雷斯科退出后,教会不可能接着存活多久。 这些工具的诱惑力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给事工加了个拉链,就像克里斯·洛克用他的(非常不适合教会的)舞台形象所做的那样。虽然技术不一定是邪恶的——印刷术为数十亿普通人提供了《圣经》、《公祷书》和赞美诗——但它也不是中立的。它可以利用我们的身体和想象力,破坏福音的信息,即让自己向死,却谦卑地把别人的需要放在我们自己的前面。 因此,我们采用图像放大的视频投射出有传奇色彩的牧师和敬拜领袖,却从未问过这种主要用于摇滚音乐会和政治集会的技术可能传达的是什么其他信息。我们进口振聋发聩的低音炮和烟雾机。领导人在台上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阅读。敬拜事工分发风格指南,说明乐队成员在舞台上应该穿什么衣服(这不是我编的),我们在没有窗户、空调调解的环境中聚会,就像在电影院和赌场里一样感到时间停滞。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我们遇到的大多数基督教领袖都是年轻的、有魅力的、牙齿完美的男女,那么当我们遇到一个说话温和、谦恭、不喜欢Instagram的人时,会发生什么?如果他是一个既不具备名人气质,又没有惊人的皈依故事的人,会怎么样?或者是像耶稣那样带着属灵权柄,却不寻求权力或者按人们的要求展示能力,以至于让第一世纪的世人感到困惑,我们又会怎样? 我担心我们会错过它。我们甚至可能直截了当地拒绝和谴责它。也许我们已经这样做了。 德雷斯科经常说,他不喜欢听大多数牧师讲道,因为他们很无聊、没有吸引力。相反,他向包括洛克在内的单口相声演员学习。然而事实证明,他错过了洛克艺术方面更深层次的伦理:材料的实质比表现形式更重要。它必须在没有他的情况下一样也起作用。 奇普·斯坦姆(Chip Stam)在2011年去世前是我的导师,他告诉我:“一个成熟的信徒是很容易被教诲的。”他的意思是,如果基督徒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地方,那里正在传讲神的话语、正在敬拜耶稣,而且圣灵就在祂的子民心中,那么他们离开时,心中留下的是鼓舞欢欣的感觉——无论这种经历是否肤浅、喧闹或安静,或者是陌生的。 我觉得,这是邀我们回到所谓“单纯的教会”。这种姿态承认教会聚会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是可以经受住教会的崩溃或文明的崩溃——实际上它们已经发生了。 在十年来经历了基督教领袖们的道德崩溃之后,如果教会重新致力于类似这种单纯教会的愿景,可能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们不是将自己置于人工制造的高价周日聚会体验,而是围绕着道与圣灵、忏悔与确据、饼与杯来聚会,将会怎样?

Read More

解決名人教會問題,在於讓教會僅僅是教會

我們需要重新發現無需我們幫助的敬拜。 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曾在一次採訪中分享了他是如何開發新的單口相聲材料的。像許多成熟的喜劇演員一樣,他在小型喜劇俱樂部露面,帶着可以講5或10分鐘的笑話上台,一次開發一兩個,並將有效的東西拼接到他的下一次巡演或特別節目中。 洛克知道,觀眾對他就是克里斯·洛克這件事的反應,與他們對實際笑話的反應一樣大。因此,當他進行這些非正式演出時,他儘可能不帶任何個性地講述笑話。他想相信它們“可以在幕後做到”,他說。他知道,如果 在這種場合下 能讓人發笑,當他在舞台上全力表演這些笑話時,它們就會讓人笑得前仰後合。 在製作CT的播客《馬爾斯山教會的興衰》(The Rise and Fall of Mars Hill)時,我經常想到這一點。這是一個關於西雅圖那間大型教會的故事,該教會在21世紀初嶄露頭角,在15個地方吸引了15000人,但是在創始人馬克·德雷斯科(Mark Driscoll)於2014年辭職后關了門。在許多方面,馬爾斯山教會是一個異類。在許多重要方面,它不是。 德雷斯科是一個獨特的有天賦的溝通者、煽動者,但是名人牧師的現象現在在超大型教會中很普遍。馬爾斯山教會在使用音樂和視頻製作、技術和社交媒體方面進行了創新,但它所開創的東西已被廣泛採用,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今天那些有影響力的教會。 建立馬爾斯山教會的技術和名人工具在繼續傳播,它們在小聚會中的誘惑力不亞於在大聚會中的誘惑力。我們已經錯過了一個教訓,即這些工具搭建的是一個脆弱的架構:在德雷斯科退出后,教會不可能接着存活多久。 這些工具的誘惑力是可以理解的。他們給事工加了個拉鏈,就像克里斯·洛克用他的(非常不適合教會的)舞台形象所做的那樣。雖然技術不一定是邪惡的——印刷術為數十億普通人提供了《聖經》、《公禱書》和讚美詩——但它也不是中立的。它可以利用我們的身體和想象力,破壞福音的信息,即讓自己向死,卻謙卑地把別人的需要放在我們自己的前面。 因此,我們採用圖像放大的視頻投射出有傳奇色彩的牧師和敬拜領袖,卻從未問過這種主要用於搖滾音樂會和政治集會的技術可能傳達的是什麼其他信息。我們進口振聾發聵的低音炮和煙霧機。領導人在台上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閱讀。敬拜事工分發風格指南,說明樂隊成員在舞台上應該穿什麼衣服(這不是我編的),我們在沒有窗戶、空調調解的環境中聚會,就像在電影院和賭場里一樣感到時間停滯。 在這種背景下,如果我們遇到的大多數基督教領袖都是年輕的、有魅力的、牙齒完美的男女,那麼當我們遇到一個說話溫和、謙恭、不喜歡Instagram的人時,會發生什麼?如果他是一個既不具備名人氣質,又沒有驚人的皈依故事的人,會怎麼樣?或者是像耶穌那樣帶着屬靈權柄,卻不尋求權力或者按人們的要求展示能力,以至於讓第一世紀的世人感到困惑,我們又會怎樣? 我擔心我們會錯過它。我們甚至可能直截了當地拒絕和譴責它。也許我們已經這樣做了。 德雷斯科經常說,他不喜歡聽大多數牧師講道,因為他們很無聊、沒有吸引力。相反,他向包括洛克在內的單口相聲演員學習。然而事實證明,他錯過了洛克藝術方面更深層次的倫理:材料的實質比表現形式更重要。它必須在沒有他的情況下一樣也起作用。 奇普·斯坦姆(Chip Stam)在2011年去世前是我的導師,他告訴我:“一個成熟的信徒是很容易被教誨的。”他的意思是,如果基督徒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地方,那裡正在傳講神的話語、正在敬拜耶穌,而且聖靈就在祂的子民心中,那麼他們離開時,心中留下的是鼓舞歡欣的感覺——無論這種經歷是否膚淺、喧鬧或安靜,或者是陌生的。 我覺得,這是邀我們回到所謂“單純的教會”。這種姿態承認教會聚會中最有意義的事情是可以經受住教會的崩潰或文明的崩潰——實際上它們已經發生了。 在十年來經歷了基督教領袖們的道德崩潰之後,如果教會重新致力於類似這種單純教會的願景,可能會是什麼樣子?如果我們不是將自己置於人工製造的高價周日聚會體驗,而是圍繞着道與聖靈、懺悔與確據、餅與杯來聚會,將會怎樣?

Read More

We Begin at the End

An Advent reading for November 28. Read Titus 2:11–14 and Revelation 1:7–8. We begin at the end. Not at the manger. Not with the Magi

Read More